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生命權、健康權受到侵害如何主張的權益

2020-04-03 39

【導語】上海市律師協會農村與農業法律業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劉大衛律師在代理一起生命權糾紛一案中。作為原告方代理律師在明確侵害人承擔全部責任的事實基礎上,通過調查取證以及大量相關資料的查詢,認定侵害人系職務行為,且其就職單位與另一公司系勞務承攬合同關系或是勞務派遣關系尚且不明。故律師認為應將雙方公司均列為被告要求對原告方承擔賠償責任。最后通過代理人及律師團隊的努力,法院最終支持原告方的訴求。


【關鍵詞】

責任認定、生命權、賠償金額、職務行為


【案件焦點】

侵權責任的承擔;肇事者的行為是否系職務行為;兩被告公司之間系勞務派遣還是勞務承攬合同關系?且最終賠償方系用人單位還是用工單位?


【案情介紹】

      本案是一起因生命權受到侵害引起的糾紛,2018年7月24日,邵某騎行電動自行車在上海市閔行區xxxxx路與受害人(因該事故已去世)趙某騎行的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導致趙某受傷。事故已經xx公安分局交警支隊認定,由邵某負事故的全部責任事故發生后,趙某在上海市xx區中心醫院、上海市xx護理院進行了治療,后經搶救無效于2019年3月9日死亡。經調查了解,邵某系xxxxx公司派遣至中國xx公司的員工,肇事車輛在xxx支公司處投保,故原告方將xx公司、中國xx公司、xx支公司列為被告,訴至法院。


      原告趙x、原告趙xx 、原告張xx 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 :1.判


      令被告賠償原告醫療費 157,575.22 元,誤工費 64,000元、營養費19, 600元 、住院伙食補助費7,650 元、護理費10,550 元 、交通費1,000元、喪葬費52,590元、物損費1,000 元、死亡賠償金884,442元、精神損害撫慰金 50,000元、律師代理費 10,000元;2.訴訟費由被告負擔。在訴訟過程中,由于被告邵xx系職務行為且正在服刑中,以及xxxx支公司已經向原告支付了10萬元的賠償金,故申請撤回對該邵xx、xxxx支公司的訴訟請求。


      被告中國xx 辯稱對事故經過及責任認定沒有異議 ,被告邵xx不是該公司的員工 ,而是其公司的業務外包單位即被告xxxx公司的員工,應當由被告xxxx公司承擔雇主責任 。關于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 ,營養費不認可,住院伙食補助費天數認可 153 天但應按每天20元計算,護理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律師代理費均認可,喪葬費、交通費、物損費由法院酌定。另外,事故發生之后該公司替被告xxxx公司墊付了550,844.1元(向醫院支付61萬元,經結賬后退回59,155.9 元),該公司與被告xxxx公司之間并非勞務派遣關系,而是勞務承攬合同關系,為了保證原告的權益,同意本案中對被告xxxx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基礎上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被告xxxx公司辯稱誤工費不認可,交通費以實際支出為準 ,其他同意被告中國郵政的答辯意見 。


【法院認定事實如下】

      xxxx 年 x 月x日,被告邵xx騎行電動自行車在本市xx區xx路進xxx路東約 xxx 米處,與案外人趙xxx騎行的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導致趙xx受傷,該事故經xx交警支隊認定 ,被告邵xx負事故的全部責任。事故發生后,趙xx在上海市xx區中心醫院、上海市xx護理院進行了治療,后經搶救無效于xxxx 年x月x日死亡。xxxx年 x月x日,上海xx司法鑒定有限公司經本市xx公安分局交警支隊委托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結論為趙xxx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重度顱腦損傷,治療期間長期持續昏迷,繼發腦疝及肺部感染死亡。趙xx遺體于 xxxx 年x月x日火化。


      另查明 ,被告中國xx與被告xxxx公司于 x x x x 年x月 x日簽訂《 勞務承攬服務合同 》一份 ,主要內容為被告中國xx據工作需求 ,將非核心環節或崗位提供勞務承攬服務 ,包括但不限于:攬投、郵政營業、內部處理、運輸、生產輔助、后勤服務以及增值業務的生產作業等工作交由被告xxxx公司承攬。被告邵xx系被告xxxx公司所雇傭的攬投員,事故發生在履行職務行為的過程之中 。


      又查明 ,被告中國xx在被告xxx支公司處對肇事電動自行車投保有非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保險,根據條款的相關約定,被告中國xx每次事故賠償限額為10萬元。訴訟中,xxx支公司已對原告賠償10萬元。另外,事故后,被告中國xx曾向上海市xx區中心醫院墊付過醫療費500,844.1 元(不包含原告主張的醫療費),還向上海市xx護理院墊付過醫療費 50,000 元(包含在原告主張的醫療費中)。


【法院作如下認定】

      本院認為,交通事故的責任者對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損害及財產損失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由于被告邵xx系被告xxxx 公司所雇傭的攬投員,事故發生在履行職務行為的過程之中 ,故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及被告中國xx所購保險的相關條款約定,原告的損失扣除xxxx支公司已賠償的部分后,剩余款項由被告xxxx公司賠償。被告中國xx自愿對被告xxxx公司所負責任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賠償范圍及金額,應以填平損失為原則,以合理為限。醫療費 ,根據原被告各自提供的 醫療費票據及庭審雙方陳述,本院確認總金額為 658,419.32 元 ,系為治療搶救趙xx x,由原被告所支出的實際損失,本院予以確認。住院伙食補助費,本院按每天20元的標準,確認為3,060 元。誤工費,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顯示,趙xxx生前雖已退休,但仍簽訂返聘合同繼續工作,并且每月按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故本院根據其事發前一年的繳稅情況,對原告所主張的趙xx生前治療期間的誤工損失64,000 元予以支持。營養費,原告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喪葬費,本院確認為 52,588元 。護理費10,550元、死亡賠償金 884,442元 、精神損害撫慰金 50,000 元、律師代理費 10,000 元,被告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交通費,趙xxx治療期間較長,本院酌情對原告主張的1,000元予以支持。物損費,本院酌情支持500元 。


【法院判決如下】

      一、被告上海xxxx人才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趙 x、、原告趙x x、原告張xx 1,084,215.22 元 ;被告中國xx公司對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的上述付款義務承擔補充責任 ;

      二 、被告上海xxxx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 被告xxxx速遞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550,844.1元;

      三 、駁回原告趙 x、原告趙xx、原告張xx的其余訴訟請求。


【律師評析】實踐中類似本案引起的生命權、健康權糾紛多不勝數,處理這樣的案件首要是對責任的定性。本案交通事故的發生是由于被告邵某在駕駛電動自行車超越前車時妨礙被超越的車輛行使,造成受害人趙某某死亡的事實。其行為已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二條第(四)項之規定,應對本次事故承擔全部責任。同時上海市公安局xx分局交通警察支隊針對本次交通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確認被告邵某某對本次交通事故負全部責任,受害人趙某某不負任何責任。該事故認定書客觀公正,責任承擔清楚明確。且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25日作出的(2019)滬xx刑初xx號刑事判決書,判處被告邵xx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故本案由被告邵xx依法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確認無疑。本案的定責就很明確。因為責任的劃分關系著后續賠償金費用的數額問題,故處理類似案件定責是首要也是關鍵。


      在本案中,被告邵某撞傷人的侵權行為系在履行職務過程中,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 “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故本案應由邵某就職的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在這其中,又涉及到勞務承攬合同關系,中國xx公司與xx人才公司之間系勞務承攬合同關系,并非勞務派遣關系,故邵某系xx人才公司的員工,xx人才公司應作為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


      關于“職務行為”,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的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九條規定,“雇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責任”。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從事雇傭活動”進行了進一步的解釋,包括從事雇主授權或指示范圍內的生活經營活動或其他勞務活動;超過授權范圍,但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者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的。由上可見,雇主對雇員的侵權行為承擔責任的最基本條件有兩條:第一,該行為屬于職務行為;第二,職務行為侵犯他人的權益。只有是在職務行為本身構成侵權行為的條件下才能討論雇主是否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很明顯邵某的行為已構成侵權行為,且是在履行職務過程中,故其所在用人單位xx人才公司應對原告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此外,在本案中對于中國xx公司與xx人才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也關系到賠償金額的主張,本案在起訴時之所以將兩公司都列為被告亦是根據現有證據初步認為兩公司系勞務派遣關系。但庭審時被告中國xx公司所列舉證據《勞務承攬服務合同》表明雙方系勞務承攬合同關系并非勞務派遣關系,故此處從法律角度分析僅邵某所在用人單位xx人才公司需對邵某的侵權行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所謂勞務派遣是指勞務派遣單位與被派遣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然后向用工單位派出該員工,使其在用工單位的工作場所內勞動,接受用工單位的指揮、監督的一種特殊用工形式。勞務承攬則是企業將部分業務或職能工作發包給相關機構,由該機構自行安排人員按照發包企業的要求完成相應的業務或工作。故兩者系不同的法律關系。


      最后關于此類案件費用的計算問題,律師受當事人委托也會根據已有證據及最新法律規定的計算方法來為當事人爭取最大的合法權益。




附判決書: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滬xxxx民初xxxx號

      原告:趙x,男,xxxx年x月x日出生,漢族,住所上海市xx區xx路xxxx弄 xxx 號xxx室 。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趙xx,男,x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住所湖北省xx縣xxx路xxx組xx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張xx,女,xxxx年x月xx日出生,漢族,住所湖北省xx縣xx路xxx組xx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xx公司,住所地上海市xx區xx路xx號xx層。

      負責人:王xx,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x,系該單位員工。

      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xx區xx路xx號xx樓。

      法定代表人:劉x,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xx,北京xx(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趙x、原告趙xx、原告張xx與被告邵xx、被告中國xx公司(以下簡稱中國xx)、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xx人才公司)、被告xxxxx保險有限公司上海市xx支公司(以下簡稱xxx支公司)生命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19年8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趙x及三原告共同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被告中國xx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王x,被告xx人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xx到庭參加訴訟。訴訟中,經本院準許,原告撤回對被告邵xx及被告xxx支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趙x、原告趙xx、原告張xx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賠償原告醫療費157,575.22元、誤工費64,000元、營養費19,60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7,650元、護理費10,550元、交通費1,000元、喪葬費52,590元、物損費1,000元、死亡賠償金884,442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律師代理費10,000元;2.訴訟費由被告負擔。


      事實和理由:2018年7月24日下午16時00分許,被告邵xx騎行的電動自行車在本市閔行區xx路處,同案外人趙某騎行的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導致趙某倒地受傷、車輛受損,事故經xx公安分局交警支隊認定,被告邵xx負事故的全部責任。趙某被送往醫院急救治療后,于2019年3月29日死亡。經了解,被告邵xx系被告xx人才公司派遣至被告中國xx的員工,肇事車輛在被告xxx支公司處投保,根據相關法律規定,xxx支公司應在保險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而被告邵xx、被告中國xx、被告xx人才公司應在xxx支公司不賠或不足額賠償的部分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故訴來法院。另外,在訴訟過程中,由于被告邵xx系職務行為且正在服刑中,以及xxx支公司已經向原告支付了10萬元的賠償金,故申請撤回對該邵xx、xxx支公司的訴訟請求。


      被告中國xx辯稱對事故經過及責任認定沒有異議,被告邵xx不是該公司的員工,而是其公司的業務外包單位即被告xx人才公司的員工,應當由被告xx人才公司承擔雇主責任。關于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營養費不認可,住院伙食補助費天數認可153天但應按每天20元計算,護理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律師代理費均認可,喪葬費、交通費、物損費由法院酌定。另外,事故發生之后該公司替被告xx人才公司墊付了550,844.1元(向醫院支付61萬元,經結賬后退回59,155.9元),該公司與被告xx人才公司之間并非勞務派遣關系,而是勞務承攬合同關系,為了保證原告的權益,同意本案中對被告xx人才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基礎上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被告xx人才公司辯稱誤工費不認可,交通費以實際支出為準,其他同意被告中國xx的答辯意見。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2018年7月24日,被告邵xx騎行電動自行車在本市閔行區xx路進xxx路東約300米處,與案外人趙某騎行的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導致趙某受傷,該事故經xx交警支隊認定,被告邵xx負事故的全部責任。

      事故發生后,趙某在上海市xx區中心醫院、上海市xx護理院進行了治療,后經搶救無效于2019年3月9日死亡。2019年3月26日,上海xx司法鑒定有限公司經本市xx公安分局交警支隊委托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結論為趙某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重度顱腦損傷,治療期間長期持續昏迷,繼發腦疝及肺部感染死亡。趙某遺體于2019年4月3日火化。


      另查明,被告中國xx與被告xx人才公司于2017年4月1日簽訂《勞務承攬服務合同》一份,主要內容為被告中國xx根據工作需求,將非核心環節或崗位提供勞務承攬服務,包括但不限于:攬投、郵政營業、內部處理、運輸、生產輔助、后勤服務以及增值業務的生產作業等工作交由被告xx人才公司承攬。被告邵xx系被告xx人才公司所雇傭的攬投員,事故發生在履行職務行為的過程之中。


      又查明,被告中國xx在被告xxx支公司處對肇事電動自行車投保有非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保險,根據條款的相關約定,被告xxx支公司每次事故賠償限額為10萬元。訴訟中,xxx支公司已對原告賠償10萬元。另外,事故后,被告中國xx曾向上海市xx區中心醫院墊付過醫療費500,844.1元(不包含原告主張的醫療費),還向上海市xx護理院墊付過醫療費50,000元(包含在原告主張的醫療費中)。


      本院認為,交通事故的責任者對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損害及財產損失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由于被告邵xx系被告xx人才公司所雇傭的攬投員,事故發生在履行職務行為的過程之中,故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及被告中國xx所購保險的相關條款約定,原告的損失扣除xxx支公司已賠償的部分后,剩余款項由被告xx人才公司賠償。被告中國xx自愿對被告xx人才公司所負責任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賠償范圍及金額,應以填平損失為原則,以合理為限。醫療費,根據原被告各自提供的醫療費票據及庭審雙方陳述,本院確認總金額為658,419.32元,系為治療搶救趙某,由原被告所支出的實際損失,本院予以確認。住院伙食補助費,本院按每天20元的標準,確認為3,060元。誤工費,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顯示,趙某生前雖已退休,但仍簽訂返聘合同繼續工作,并且每月按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故本院根據其事發前一年的繳稅情況,對原告所主張的趙某生前治療期間的誤工損失64,000元予以支持。營養費,原告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喪葬費,本院確認為52,588元。護理費10,550元、死亡賠償金884,442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律師代理費10,000元,被告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交通費,趙某治療期間較長,本院酌情對原告主張的1,000元予以支持。物損費,本院酌情支持500元。


      綜上,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產生損失為醫療費658,419.32元、誤工費64,00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3,060元、護理費10,550元、交通費1,000元、喪葬費52,588元、物損費1,000元、死亡賠償金884,442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律師代理費10,000元,合計1,735,059.32元,扣除xxx支公司訴訟中賠付的100,000元,余款1,635,059.32元由被告xx人才公司賠償,至于被告中國xx墊付的550,844.1元,應在被告xx人才公司支付原告的賠償款中予以扣除并返還。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第三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趙x、原告趙xx、原告張xx1,084,215.22元;被告中國xx公司對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的上述付款義務承擔補充責任;

      二、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被告中國xx公司550,844.1元;

      三、駁回原告趙x、原告趙xx、原告張xx的其余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計8,508.34元,由原告趙x、趙xx、張xx負擔1,229.37元,由被告上海xx人才有限公司負擔7,278.97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立案庭)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嚴xx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書記員  金xx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竞博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