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婚后未實際居住,是否享有征收利益

2020-03-16 91


    【導語】:上海市律師協會農村與農業法律業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劉大衛律師在代理一起因公房征收補償利益分割引起的共有糾紛一案中,作為被告方代理律師針對原告方訴求依法分割涉案房屋的征收補償利益并認為被告方已享受過拆遷利益不應再享受涉案房屋的征收補償利益的觀點逐一反駁。代理人及律師團隊庭前收集大量證據證明雖原告戶籍在被收房屋內,但只因與被告趙乙結婚才遷入戶口,并未實際居住,系“空掛戶”,無權享受涉案房屋的征收補償利益。本案通過劉律師及團隊的不懈努力,法院最終認定原告不屬于同住人即系“空掛戶”。由此,駁回原告就征收補償款人民幣330余萬元進行分割的起訴。

    【關鍵詞】:共有糾紛,征收補償利益分割,戶籍與享受征收補償利益之間的關系,如何認定“空掛戶”。

    【案件焦點】:離婚后一方戶口仍在被征收房屋內是否享受征收利益?被征收人(被告)在征收過程中出于某種原因在確認書中認可原告系同住人資格,則原告是否以此為由要求法院認可其系同住人,并分得征收利益?未必!

同時女方以被征收房屋面積較小,無法共同居住,不得以在外另住它房為由作為法律規定的“特殊情況”要求分割征收補償利益是否得到支持?

    【案情介紹】:本案涉案房屋位于虹口區東長治地段,于2018年6月被列入征收范圍。涉案房屋的承租人為趙甲,趙甲與吳某系夫妻,趙乙系二人之子;錢某與趙乙原系夫妻,雙方于2014年登記結婚,于2016年經法院調解離婚。系爭房屋為公房,承租人系趙甲。征收之前,系爭房屋內有吳某、趙乙、錢某三人戶籍。征收前系爭房屋由趙甲夫婦居住,錢某與趙乙婚后居住于他處,錢某未在涉案房屋內實際居住,偶爾在節假日探望公婆住幾天。

2018年涉案房屋被納入征收范圍,征收人上海市虹口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實施單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與趙甲簽訂了《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并以貨幣補償的方式支付給趙甲300多萬元人民幣。后,錢某認為吳某與趙乙已享受過拆遷利益,涉案房屋的征收利益應由承租人趙甲與錢某作為同住人取得,故訴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

原告錢某提出訴訟請求:依法分割上海市虹口區東長治路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由趙甲、 吳某、趙乙共同支付錢某征收貨幣補償款50萬元。事實和理由: 系爭房屋為公房,承租人系趙甲,有錢某、吳某、趙乙三人戶籍,趙甲與吳某系夫妻,趙乙系二人之子,錢某與趙乙原系夫妻,雙方于2014年登記結婚,于2016年離婚。2018年系爭房屋被征收,趙甲與征收單位簽訂了征收協議,并領取了征收補償款共計3, 379, 783. 72元。吳xx與趙甲已享受過拆遷利益,故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應由承租人趙甲與同住人錢某取得,考慮到房屋的來源,現酌情主張50萬元征收補償款。

趙甲、吳xx、趙乙辯稱,不同意錢某的訴請。錢某戶口遷入系爭房屋后并未實際居住,且早在系爭房屋征收之前已與趙乙離婚,屬空掛戶口,不符合共同居住人的資格;另本次征收利益系按面積計算,與戶口無關,故錢某不應分得系爭房屋動遷利益。

同時,原告錢某提出在征收過程中,三被告曾向征收事務所提供了一份確認書,該確認書內容顯示原告系同住人,且有三被告簽字。原告以此為由要求法院認定原告系同住人。

       法院認定事實如下:

       趙甲與吳xx系夫妻,趙乙系二人之子;錢某與趙乙原系夫妻,雙方于2014年登記結婚,于2016年經法院調解離婚。系爭房屋為公房,承租人系趙甲。征收之前,系爭房屋內有吳xx、趙乙、錢某三人戶籍,吳xx、趙乙的戶口系2011年從太陽山路房屋遷入,錢某的戶口系2015年日從秀山路房屋遷入。征收前系爭房屋由趙甲夫婦居住,錢某與趙乙婚后居住于他處房屋,錢某未在系爭房屋內居住過。

       法院作如下認定:

       本院認為,根據《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實施細則》的規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貨幣補償款、產權調換房屋歸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本案中,錢某戶籍雖在系爭房屋內,但其系從本市他處住房遷入,在戶籍遷入后從未在系爭房屋內實際居住過,故不屬于房屋同住人,無權分得系爭房 屋的征收利益。綜上,錢某的訴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決:

       駁回錢某的訴訟請求。

       【律師評析】本案庭審中,原告要求分割涉案房屋的征收利益,針對原告的主張,被告方代理人通過收集大量書面證據,并申請證人出庭作證等方式,充分證明原告并非系爭房屋的同住人,其訴求分割征收利益第一步也需滿足同住人的條件,故其無權分割本次征收利益。且雙方早已于2016年調解離婚,原告與該房屋已無任何法律上關系,其僅僅系戶口仍在涉案房屋處,屬于“空掛戶”,無權享受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故本案核心點仍是對同住人的認定。

對于共同居住人的判斷,根據相關法律規定,需滿足以下條件:1,戶口是否在承租房屋內;2,是否在承租房屋內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并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本案中原告僅僅屬于“空掛戶”,即戶在人不在,僅僅系戶口仍在涉案房屋內,但并沒有在涉案房屋內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且其在本市有其他住房。同時,原告與被告早已于2016年離婚,亦不屬于“結婚、出生可以不受上述條件的限制”。故原告并不滿足“共同居住人”的條件,該點事實被告方律師在庭上已經大量舉證質證并得到法院的認可。

       同時,對于原告堅持主張認為被告方已享受過動遷利益無權享受本次的征收利益,律師認為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公房居住權糾紛研討會綜述》中多數意見認為,“他處有房”應限定在福利分房,但曾經在他處享受過公房動遷補償,未將補償款用于購房的,或者獲得其他住房福利補償的,達到標準的,也應視為“他處有房”可知,被告所享受的動遷利益系私房拆遷,并非公房拆遷,不屬于他處有房的情形。故被告方完全有權享受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

并且,律師還通過舉證涉案房屋的來源與原告無關等多個角度證明原告并非涉案房屋的同住人,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關于在征收過程中雖有被告簽字的確認書中顯示原告系同住人的字樣,但經過本代理人結合大量事實以及法律適用等方面的運用,最終法院未采納原告的觀點。

類似與本案的房產動拆遷案案件諸多且錯綜復雜,涉及法律關系較多。同樣法院的判決也將考慮多種因素,如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房屋來源等,律師也將根據案件事實做出不同的庭審思路,為當事人爭取最大利益。

1121.jpg

 

附判決書:

 

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滬xxxx民初 xxxx號

     原告:錢某,女,xxxx年x月xx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xx區xx弄x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周xx,上海市x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葛xx,上海市xx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趙甲,男,xxxx年x月xx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xx區xx弄x號。

被告:吳xx,女,xxxx年x月xx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xx區xx弄x號。

被告:趙乙,男,xxxx年x月xx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xx區xx弄x號。

上列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錢某與被告趙甲、吳xx、趙乙共有糾紛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錢某的 委托訴訟代理人葛x,被吿吳xx、趙乙及趙甲、吳xx、趙乙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錢某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依法分割上海市虹口區東長治路xx弄xx號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由趙甲、 吳xx、趙乙共同支付錢某征收貨幣補償款50萬元。事實和理由: 系爭房屋為公房,承租人系趙甲,有錢某、吳xx、趙乙三人 戶籍,趙甲與吳xx系夫妻,趙乙系二人之子,錢某與趙乙原 系夫妻,雙方于2014年12月24日登記結婚,于2016年11月4 日離婚。2018年系爭房屋被征收,趙甲與征收單位簽訂了征收 協議,并領取了征收補償款共計3, 379, 783. 72元。吳xx與趙乙 已享受過拆遷利益,故系爭房屋的征收利益應由承租人趙甲與同住人錢某取得,考慮到房屋的來源,現酌情主張50萬元征收補 償款。

趙甲、吳xx、趙乙辯稱,不同意錢某的訴請。錢某戶口 遷入系爭房屋后并未實際居住,且早在系爭房屋征收之前已與趙乙離婚,屬空掛戶口,不符合共同居住人的資格;另本次征收利 益系按面積計算,與戶口無關,故錢某不應分得系爭房屋動遷利 益.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當事人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趙甲與吳xx系夫妻,趙乙系二人之子;錢某與趙乙原系 夫妻,雙方于2014年12月24日登記結婚,于2016年11月4 日經法院調解離婚。系爭房屋為公房,承租人系趙甲。征收之 前,系爭房屋內有吳xx、趙乙、錢某三人戶籍,吳xx、趙乙的 戶口系2011年1月5日從太陽山路35弄18號房屋遷入,錢某戶口系2015年1月2日從秀山路xx弄x號xx室房屋遷入。征收前系爭房屋由趙甲夫婦居住,錢某與趙乙婚后居住于上海市寶山區盤古路xx弄xx號xx室房屋,錢某未在系爭房屋內居住過。

2018年6月,系爭房屋所在地區被納入征收范圍。2018年6 月

23日,趙甲與征收人上海市虹口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 征收實施單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簽訂 了《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以下簡稱征收協議)。 根據征收協議,系爭房屋認定建筑面積24.03平方米,房屋價值 補償款2, 031, 424.78元,房屋裝潢補償12,015元,各項獎勵、 補貼1, 086, 730元,結算單另有獎勵費249, 613. 72元,上述補償 款已由趙甲領取。

審理中,錢某稱秀山路xx弄x號xx室房屋系其母親承租 的公房,現由其與父母居住;趙甲、吳xx、趙乙稱太陽山路xx弄xx號房屋系趙甲父母的私房,于2008年動遷,動遷時房屋內有吳xx、趙乙二人戶口,動遷分得了上海市寶山區盤古路 xx弄xx號xx室房屋(產權人登記為趙乙)和上海市松江區 新凱家園xx號xx室(產權人登記為趙甲、吳xx,現已出售)。

審理中,趙甲、吳xx、趙乙申請證人李xx到庭作證。 李xx稱

其與趙甲、吳xx系鄰居,其自1987年起一直居住于上海市虹口區東長治路xx弄x支弄xx號房屋,系爭房屋一直由 趙甲、吳xx居住,趙乙與錢某結婚后未在系爭房屋內居住過。

本院認為,根據《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實施細則》的規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貨幣補償 款、產權調換房屋歸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 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 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 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本案中,錢某戶籍雖在 系爭房屋內,但其系從本市他處住房遷入,在戶籍遷入后從未在系爭房屋內實際居住過,故不屬于房屋同住人,無權分得系爭房 屋的征收利益。綜上,錢某的訴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錢某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8, 800元,減半收取計4, 400元,由錢某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 交上訴狀,并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人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吳x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五日

書記員  謝xx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竞博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