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公房拆遷后如何主張征收補償利益

2020-03-06 166


         未成年子女及未一直居住在被征收房屋內的人員是否可分得征收利益?如何認定“空掛戶”?

       【導語】:上海市律師協會農村與農業法律業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劉大衛律師在代理一起因征收補償利益分割引起的共有糾紛一案中,作為原告方代理律師在被告不認可委托人系同住人的情況下,且認為委托人不應該在本次征收中享受征收利益,而且認為原告的孩子既未在系爭房屋內居住過也未出生在該房屋內為由,全部否認原告享有征收利益。代理人及律師團隊庭前收集大量證據證明原告一家雖未一直居住在該征收房屋內,是有特殊原因才搬離。由此根據有關的法律以及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的有關規定,原告一家享受征收利益,且作為另一原告雖系未成年人,但也享受征收利益。本案通過劉律師及律師團隊的不懈努力法院最終認定原告一家系同住人并享有征收利益,依法分得征收利益近300萬元。

       【關鍵詞】:如何認定“空掛戶”,認定“空掛戶”的依據,同住人的認定,未成年是否享有征收利益,共有糾紛,征收補償利益分割。

       【案件焦點】:四原告未一直居住在該被征收房屋內至本次征收止,是否應認定為同住人?是否得征收利益?未成年子女未出生在被征收房屋內,也未曾在該房屋內居住,是否屬于安置對象?是否享受征收利益?這些問題均在本案中予以揭曉。

       【案情介紹】:本案涉案房屋位于靜安區共和新路地段,于2019年6月被列入征收范圍,該房屋承租人為陸某,生育子女六人:陸A、陸B、陸C、陸D、陸E、陸F;陸B與黃某系夫妻,生育一子陸G,陸H系陸G之子。陸F與蔡某系夫妻,生育一子陸J;陸K系案外人陸A之子,陸L系陸K之子。作為原告方(陸B、黃某、陸G、陸H)代理律師,因涉案戶籍人口較多,在對涉案戶籍人口做了大量的調查取證工作后,將陸F、蔡某、陸J、陸D、陸K、陸L六人列為被告。

因涉案房屋征收后,上海市靜安區住房保障局和房屋管理局、上海市閘北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與被告簽署《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并以貨幣補償的方式支付被告600多萬元人民幣。對于該征收補償利益,原告四人作為涉案房屋的同住人,曾與被告多次協商分割,但無果。故訴至法院案,訴求對涉案房屋征收補償利益600多萬依法分割。

原告陸B、黃某、陸G、陸H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 依法分割上海市靜安區xxxxxx弄xxx號xxx房屋(以 下簡稱“系爭房屋")的征收補償利益6,224,412.20元,具體方案為四原告應分得征收補償利益總價的五分之四,再有該戶其他 征收補償利益不要求在本案中分割處理。事實和理由:原、被告 均為系爭房屋戶籍在冊人員。系爭房屋有兩間房,面積分別為11.4 平方米和14平方米。2019年5月,系爭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圍。 被告xxx、xxx、xxx、xxx、xxx均已享受過征收利益,不屬于系爭房屋同住人。原告xxx、xxx、xxx則長期居住于系爭房屋內至1997年搬離。原告xxx于2018年3月 6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四原告經與被告多次協商分割征收補償利益未果,現訴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請。

被告xxx、xxx、xxx共同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 請求。理由:系爭房屋一直由案外人xxx(xxx、xxx、 xxx之母)和xxx、xxx、xxx一家居住。其他戶籍在 冊原被告均未實際居住在系爭房屋內,系空掛戶口,其中:原告 xxx已經享受過單位福利分房,該房屋現已買成售后公房并登 記在xxx和xxx名下;被告xxx、xxx、xxx也享受過 福利動遷。其次,xxx一家從開封路房屋搬至系爭房屋,原告xxx并非原始受配人,其搬離系爭房屋之后再未居住。

       法院認定事實:

       1,關于原告方戶籍遷入系爭房屋的背景及他處住房情況。原告xxx的戶籍于1979年2月21日自江西省新干縣遷入系爭房 屋,原告xxx的戶籍于2004年4月19日自本市泗塘二村xxx室房屋(以下簡稱泗塘二村房屋)遷入系爭房屋,原告xxx的戶籍于1982年8月22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原告xxx 的戶籍于2018年3月6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1996年12月, xxx單位上海xxxx有限公司以按本廠獨生子女戶調配 因增配泗塘二村房屋給xxx,該房屋建筑面積34.17平方米,設備全。2000年3月20日,xxx將泗塘二村房屋出資購買成為產權房,權利人確定為xxx,原告xxx在《職工家庭購買 公有住房協議書》同住成年人一欄簽名。原告xxx、xxx、 xxx購得本市xxx村xxxx商品房一套,建筑面積46.45平方米。

       2,關于被告方戶籍遷入系爭房屋的背景及他處住房情況。被告xxx的戶籍于1978年11月7日自本市開封路683號房屋遷 入系爭房屋,被告xxx的戶籍于2006年7月24日自本市止園 路70弄27號房屋遷入系爭房屋,被告xxx的戶籍于2006年7 月24日自本市止園路70弄27號房屋遷入系爭房屋,被告xxx 的戶籍于2005年12月13日自本市梅嶺北路400弄5號202室遷 入系爭房屋,被告xxx和xxx的戶籍均于2012年11月6日自 本市甘肅路214號遷入系爭房屋。1998年5月7日,xxx與xxx(其夫)、xxx(其子)三人因本市曹楊二邨9號公房動遷 配房本市xxxx路xxx弄xx號xx室,建筑面積50. 60平方米。 2004年5月16日,案外人xxx(系被告xxx之母)所有的 本市止園路70弄27號私房拆遷,安置人口為3人即xxx、被告xxx和xxx,獲得私房補償款計43,966元和搬家補償費 500元。2012年9月23 H,被告xxx、xxx因本市甘肅路214 號公房新梅太古城舊改基地動遷獲動遷安置,選購基地房源。

       3,關于系爭房屋居住使用情況。原告方自述,xxx、xxx和xxx曾居住在系爭房屋內,后因xxx和婆婆xxx關系 緊張,xxx欲結婚,上述三人在xxx單位增配房屋后即搬離 系爭房屋::后因多種原因未再搬回系爭房屋內居住,原告xxx 未實際居住過系爭房屋。2019年11月13日,上海市靜安區xxx路街道xxx宅居民委員會出具《居住證明》,證明:xxx、 xxx、xxx三人是xxx街道xxx宅居民,,在2010年至 2019年征收前期間一直居住于系爭房屋內。被告xxx、xxx、 xxx稱三人一直居住在系爭房屋內,因居委會工作人員變動, 故證明中只寫了 2010年至2019年期間段。被告xxx曾居住過斜房屋,后搬離至本市曹楊二邨和梅嶺北路等房屋居住,未再搬回。被告xxx自述,其曾跟隨奶奶xxx居住過系爭房屋,居住一個星期或一個月等時間不等,沒有連續居住情況。被告xxx未實際居住過系爭房屋。

       法院作如下認定:

       一、關于共同居住人的認定。根據《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 征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及本市關于房屋征收補償相關政策的規定, 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貨幣補償款歸公有房屋 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 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 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 困難的人。其中他處房屋的性質,僅指原承租的公有住房、計劃 經濟下分配的福利房、自己部分出資的福利房,房款的一半以上 系用單位的補貼所購買的商品房,以及以舊公房出售形式購買的 房屋。另外,在被拆遷公有居住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因家庭 矛盾、居住困難等原因在外居住,他處也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的也 可視為同住人。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及原、被告自述,原告xxx已享受單位分配的福利房,被告xxx、xxx、xxx因公房 動遷亦享受過動遷安置,故上述四人不應認定為系爭房屋的同住人。在公有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的未成年人,雖然在被拆公有 住房處有居住的權利,但不屬于共同居住人范疇,故原告xxx 不認定為系爭房屋的同住人。根據被告xxx方提供的《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被告xxx之母xxx動遷房 屋屬于私房動遷,非福利性分房。綜上,本院認定原告xxx、 xxx、被告xxx、xxx和xxx為系爭房屋的共同居住人。

       二、關于征收補償利益的分配。本院根據客觀情況對征收補 償利益進行酌情分配,分配的原則是既遵循公平合理原則,又遵 循著重保證房屋承租人及共同居住人權益的原則予以分割。原告 xxx系未成年人,其戶籍雖在系爭房屋內,但居住權益應由其法定監護人保障,不得獨立主張上述權益分配權利,其法定監護 人xxx可以適當多分上述權益。經綜合考量戶籍情況、系爭房 屋來源、他處住房、實際居住使用、日常維護管理、征收補償款 的組成、搬離原因和年限、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情況等囚素及本 案的實際情況酌情確定:原告xxx應獲得的征收補償款為 1,066,000元,原告xxx應獲得的征收補償款為1,599,000元。 被告xxx、xxx、xxx表示內部無需法院再行分割征收補償利益 ,故本院尊重其,意愿,由其自行協商處理。

       法院判決如下:

       一、被告xxx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xxx征收補償款計1066000元;

       二、被告xxx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xxx征收補償款計1599000元。

 

       【律師評析】本案庭審中,被告多次辯稱認為原告屬于“空掛戶”,認為在本次征收中不享有征收利益。針對被告的辯稱,原告代理人從原告方曾居住在系爭房屋內,后因婆媳關系緊張等家庭矛盾原因才搬離系爭房屋,該情形滿足相關法律規定“在按拆遷公有居住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因家庭矛盾、居住困難等原因在外借房居住,他處也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的也視為同住人”的條件。同時,部分被告方已享受過動遷安置,不屬于同住人等關鍵點主張,在代理人的努力下,最后法院認可代理人觀點,并予以支持原告主張。

而對于未成年子女,戶籍雖在系爭房屋內,但由其法定監護人保障,其法定監護人可以適以此當多分征收權益。

結合法院判決及類似案例實踐,本案的關鍵點在于原被告是否系涉案房屋的共同居住人。而共同居住人的判斷,根據相關法律規定,需滿足以下條件:1,戶口是否在承租房屋內;       2,是否在承租房屋內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并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實踐中很多當事人可能戶在人不在,即我們所說的“空掛戶”,諸如此種情況也會影響到征收補償款的分割。當然也有例外,即“結婚、出生可以不受上述條件的限制”。

同時,關于“他處有房對公房居住權的判斷影響”,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公房居住權糾紛研討會綜述》中多數意見,“他處有房”應限定在福利分房,但曾經在他處享受過公房動遷補償,未將補償款用于購房的,或者獲得其他住房福利補償的,達到標準的,也應視為“他處有房”。

      故對于此類案件征收補償款的分割,“同住人”的判斷是第一步也是關鍵點,法院也將綜合考量多種因素如系爭房屋來源、他處住房、實際居住使用、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等作出判決,律師也將在了解案情的基礎上根據案子不同情況來為當事人爭取利益。

 

 

 

 

 

 

 

 

【附本案判決書】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19)滬xxxx民初xxxxxx號


原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原告:xxx,女,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原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原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法定代理人:xx(系其父),男,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上述四原告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委托訴訟代理人:xxx,上海市xxx事務所律師。

被告:xxx,女,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被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上述兩被告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被吿:xxx,女,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被告: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被吿:xxx,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法定代理人:xxx(系其父),男,xxx年xx月xx日出生,漢族,戶籍地: 上海市靜安區xx路xx弄x號xx.

原告xxx、xxx、xxx、xxx與被告xxx、xxx、xxx、xxx、xxx、xxx共有糾紛一案,本院于2019 年9月24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于2019年11月27日 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xxx、xxx、xxx及其共同委 托訴訟代理人劉大衛,被告xxx、xxx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即被告xxx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xxx、被告xxx、被告xxx的法定代理人即被告xxx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xxx、xxx、xxx、xxx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 依法分割上海市靜安區xxxxxx弄xxx號xxx房屋(以 下簡稱“系爭房屋")的征收補償利益6,224,412.20元,具體方案為四原告應分得征收補償利益總價的五分之四,再有該戶其他 征收補償利益不要求在本案中分割處理。事實和理由:原、被告 均為系爭房屋戶籍在冊人員。系爭房屋有兩間房,面積分別為11.4 平方米和14平方米。2019年5月,系爭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圍。 被告xxx、xxx、xxx、xxx、xxx均已享受過征收利益,不屬于系爭房屋同住人。原告xxx、xxx、xxx則長期居住于系爭房屋內至1997年搬離。原告xxx于2018年3月 6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四原告經與被告多次協商分割征收補償利益未果,現訴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請。

被告xxx、xxx、xxx共同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 請求。理由:系爭房屋一直由案外人xxx(xxx、xxx、 xxx之母)和xxx、xxx、xxx一家居住。其他戶籍在 冊原被告均未實際居住在系爭房屋內,系空掛戶口,其中:原告 xxx已經享受過單位福利分房,該房屋現已買成售后公房并登 記在xxx和xxx名下;被告xxx、xxx、xxx也享受過 福利動遷。其次,xxx一家從開封路房屋搬至系爭房屋,原告xxx并非原始受配人,其搬離系爭房屋之后再未居住。

被告xxx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理由:系爭房屋 一直由被告xxx、xxx、xxx一家居住,原告xxx曾居住過,因原告xxx與母親xxx矛盾激烈,故我和xxx到xxx單位為xxx和xxx爭取到了福利分房,后xxx一家就 搬離了系爭房屋。

被告xxx、xxx共同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理由: 系爭房屋一直由被告xxx、xxx、xxx一家居住。確認己方兩人已享受過福利性質分房,xxx曾斷斷續續在系爭房屋內居 住過,但時間均不長;xxx并未實際居住過系爭據屋。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當事人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 卷佐證。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案外人xxx(1995年9月14日報死亡)和xxx(2016 年7月4日報死亡)系夫妻,生育子女六人分別是:xxx、xxx、xxx、xxx、xxx和xxx(按年齡排序);原告xxx與xxx系夫妻,生育原告xxx,原告xxx為xxx之 子;被告xxx與xxx系夫妻,生育被告xxx;被告xxx系 案外人xxx之子,被告xxx系被告xxx之子。

系爭房屋系xxx(故)承租的公房。2016年7月4日報死 亡后,承租人未進行變更。

2019年5月31日,系爭房屋被列入xxx宅地塊舊改項目。當時該戶同號分戶,戶號為070110的戶口簿情況如下:戶主為xxx,被告xxx、xxx、xxx、xxx、xxx戶籍在冊; 戶號為070111的戶口簿情況如下:戶主為xxx,原告xxx、 xxx、xxx戶籍在冊。該戶戶籍在冊人員共十人。

2019年6月22日,上海市靜安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甲 方)、上海市閘北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房屋征收實 施單位)'與被告xxx(乙方代理人)簽訂《上海市國有土地上 房屋征此補償協議》。該協議及《靜安區xxx宅地塊舊城區改建 項目結算單》載明:房屋類型新工房,房屋性質公房,房屋用途 居住;公房租賃憑證記載居住面積25.40平方米,認定建筑面積 49. 28平方米;計算居住困難貨幣補貼的折算單價為22000元/平 方米;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難戶的條件;乙方選擇貨幣補償;協議 書包含房屋價值補償金額計4,103,466. 85元,其中:評估價格 2,425,049. 09 元,價格補貼 833,122. 76 元,套型補貼 845,295 元;協議書包含獎勵補貼計1,611,380元,其中:居住裝潢補償 24,640元,不予認定建筑面積殘值補償50,000元,搬家費補貼 800元,家用設施移裝費補貼2,500元,居住協議簽約獎勵399,280 元,早簽多得益獎勵50,000元,居住均衡實物安置補貼1,084,160 元;協議外獎勵計509565. 20元,其中:臨時安置費13,500元, 簽約搬遷利息66,065. 20元,居住搬遷獎勵100,000元,居住提 前搬遷加獎180,000元,預簽約促簽獎150,000元。綜上,甲方應向乙方發放征收補償款計6,224,412. 20元。

本院另查明以下事實:

1,關于原告方戶籍遷入系爭房屋的背景及他處住房情況。原告xxx的戶籍于1979年2月21日自江西省新干縣遷入系爭房 屋,原告xxx的戶籍于2004年4月19日自本市泗塘二村xxx室房屋(以下簡稱泗塘二村房屋)遷入系爭房屋,原告xxx的戶籍于1982年8月22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原告xxx 的戶籍于2018年3月6日報出生于系爭房屋內。1996年12月, xxx單位上海xxxx有限公司以按本廠獨生子女戶調配 因增配泗塘二村房屋給xxx,該房屋建筑面積34.17平方米,設備全。2000年3月20日,xxx將泗塘二村房屋出資購買成為產權房,權利人確定為xxx,原告xxx在《職工家庭購買 公有住房協議書》同住成年人一欄簽名。原告xxx、xxx、 xxx購得本市xxx村xxxx商品房一套,建筑面積46.45平方米。

2,關于被告方戶籍遷入系爭房屋的背景及他處住房情況。被告xxx的戶籍于1978年11月7日自本市開封路683號房屋遷 入系爭房屋,被告xxx的戶籍于2006年7月24日自本市止園 路70弄27號房屋遷入系爭房屋,被告xxx的戶籍于2006年7 月24日自本市止園路70弄27號房屋遷入系爭房屋,被告xxx 的戶籍于2005年12月13日自本市梅嶺北路400弄5號202室遷 入系爭房屋,被告xxx和xxx的戶籍均于2012年11月6日自 本市甘肅路214號遷入系爭房屋。1998年5月7日,xxx與xxx(其夫)、xxx(其子)三人因本市曹楊二邨9號公房動遷 配房本市xxxx路xxx弄xx號xx室,建筑面積50. 60平方米。 2004年5月16日,案外人xxx(系被告xxx之母)所有的 本市止園路70弄27號私房拆遷,安置人口為3人即xxx、被告xxx和xxx,獲得私房補償款計43,966元和搬家補償費 500元。2012年9月23 H,被告xxx、xxx因本市甘肅路214 號公房新梅太古城舊改基地動遷獲動遷安置,選購基地房源。

3,關于系爭房屋居住使用情況。原告方自述,xxx、xxx和xxx曾居住在系爭房屋內,后因xxx和婆婆xxx關系 緊張,xxx欲結婚,上述三人在xxx單位增配房屋后即搬離 系爭房屋::后因多種原因未再搬回系爭房屋內居住,原告xxx 未實際居住過系爭房屋。2019年11月13日,上海市靜安區xxx路街道xxx宅居民委員會出具《居住證明》,證明:xxx、 xxx、xxx三人是xxx街道xxx宅居民,,在2010年至 2019年征收前期間一直居住于系爭房屋內。被告xxx、xxx、 xxx稱三人一直居住在系爭房屋內,因居委會工作人員變動, 故證明中只寫了 2010年至2019年期間段。被告xxx曾居住過斜房屋,后搬離至本市曹楊二邨和梅嶺北路等房屋居住,未再搬回。被告xxx自述,其曾跟隨奶奶xxx居住過系爭房屋,居住一個星期或一個月等時間不等,沒有連續居住情況。被告xxx未實際居住過系爭房屋。

以上事實,有原、被告的陳述;以及原告提交的《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戶口簿、戶籍資料摘錄單等;被告 xxx方提交的公房租賃憑證、常口歷史庫信息資料、戶籍信息 摘抄、協商調解會議記錄、《靜安區房屋征收居住困難戶補貼不予 認定結果公示》、居住證明、管理費賬單、房屋租金賬單、生活用 費賬單、信封、《住房調配單》(xxx)、《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 合同》、《職工家庭購房公有住房協議書》、《本戶人員情況表》、不 動產登記簿、《住房調配單》(xxx)、《職工家庭購買公有住房 協議書》、《房屋管理簽報》、《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本戶 人員情況表》、《住房調配單》(xxx、xxx)、《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動遷房源選購及過渡協議》、《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xxx、xxx)等;本院依 職權調取的戶籍資料、公房租賃憑證、《靜安區xxx宅地塊舊城 區改建項自結算單》等為證,并經庭審質證屬實,本院依法予以 確認。

本院認為,民事主體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 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侵犯。根據原、被告的陳 述及在案證據顯示,本院作如下認定:

一、關于共同居住人的認定。根據《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 征收與補償實施細則》及本市關于房屋征收補償相關政策的規定, 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貨幣補償款歸公有房屋 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 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 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 困難的人。其中他處房屋的性質,僅指原承租的公有住房、計劃 經濟下分配的福利房、自己部分出資的福利房,房款的一半以上 系用單位的補貼所購買的商品房,以及以舊公房出售形式購買的 房屋。另外,在被拆遷公有居住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因家庭 矛盾、居住困難等原因在外居住,他處也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的也 可視為同住人。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及原、被告自述,原告xxx已享受單位分配的福利房,被告xxx、xxx、xxx因公房 動遷亦享受過動遷安置,故上述四人不應認定為系爭房屋的同住人。在公有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的未成年人,雖然在被拆公有 住房處有居住的權利,但不屬于共同居住人范疇,故原告xxx 不認定為系爭房屋的同住人。根據被告xxx方提供的《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被告xxx之母xxx動遷房 屋屬于私房動遷,非福利性分房。綜上,本院認定原告xxx、 xxx、被告xxx、xxx和xxx為系爭房屋的共同居住人。

二、關于征收補償利益的分配。本院根據客觀情況對征收補 償利益進行酌情分配,分配的原則是既遵循公平合理原則,又遵 循著重保證房屋承租人及共同居住人權益的原則予以分割。原告 xxx系未成年人,其戶籍雖在系爭房屋內,但居住權益應由其法定監護人保障,不得獨立主張上述權益分配權利,其法定監護 人xxx可以適當多分上述權益。經綜合考量戶籍情況、系爭房 屋來源、他處住房、實際居住使用、日常維護管理、征收補償款 的組成、搬離原因和年限、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情況等囚素及本 案的實際情況酌情確定:原告xxx應獲得的征收補償款為 1,066,000元,原告xxx應獲得的征收補償款為1,599,000元。 被告xxx、xxx、xxx表示內部無需法院再行分割征收補償利益 ,故本院尊重其意愿,由其自行協商處理。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三條之規定,判 決如下:

一、被告xxx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xxx征收補償款計1066000元;

二、被告xxx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xxx征收補償款計1599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 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 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51,804元(原告已預繳),減半收取計25,902元, 由原告xxx、xxx、xxx共同負擔11,775元,被告xxx、 xxx、xxx共同負擔14,127元;訴訟保全費5,000元,由原 告xxx〔xxx、xxx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提 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二 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吳瑛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書記員 潘思羽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竞博电竞竞猜